幻灯s
幻灯三
幻灯二
幻灯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>主页 > 新闻中心 > 新闻动态 >
欧博终身难忘

1

奥迪Q7稳稳地停在一栋别墅门口,司机王志宇打开车门,迅速走到后排,他拉开车门,并用手护在谭会莲的头顶上方。

谭会莲把身上的羊毛披肩紧了紧,穿着高跟鞋的左脚先伸出了车外,接着,整个身子随即从车里挪出来。

她旁若无人的扭动着丰满的腰身向家里走去。打开大门,一只泰迪欢快地向他跑过来,讨好地在她裙摆上蹭来蹭去,她一脚踢开,泰迪吓得惨叫一声,远远跑开。一只花猫见状,识趣地蹿上了晾台的花盆,一盆兰花被撞得东倒西歪。

谭会莲走进客厅,丈夫陈福庆正坐在沙发上,把鸟笼放在茶几上,逗着鹦鹉说话。脚边,是一只蛐蛐笼子……

“陈福庆,我说过,鸟笼不要放在茶几上,猫儿狗儿的要关起来,你为什么不听?这家是人住的,不是动物园!”谭会莲甩掉高跟鞋,换上拖鞋,气愤地把普拉达包包甩到了另一侧的沙发上,她对老公这渐渐形成的奇葩的爱好,无法忍受!

“你一天不着家,就我一个人,养个小动物,我也不闷不是?”陈福庆一边继续逗着鹦鹉:“来,小鹦,说‘妈妈,恭喜发财!’”

谭会莲看着老公,他肯定又是几天不洗头了,头顶中间一块没头发的头皮,油光锃亮,两边的头发已经一咎一咎的了。穿着窄肩带的白背心,白背心的前面可能是早晨吃饭粘上的腐乳汁,不知为什么,谭会莲竟然把那点红色的东西,联想成了女人的一滴经血……

谭会莲走进厨房,洗碗池里是早上和中午的碗,中午煮了泡面的锅,有几根面条还趴在锅沿上,像一条条长长短短的干了的虫子。

谭会莲再也忍无可忍。她拿起沙发上的包包,换上鞋,冲出了家门。

“喂!老婆,你去哪儿?”

谭会莲头也不回。她打了一辆出租车,来到一家酒吧。

2

酒吧里有人在浅唱低吟,忽明忽暗的灯光,复古的格调,让这里的一切显得迷离而恍惚。

她要了一杯红酒,坐在一个角落里,冷眼看着这俗世的场面。“远处的灯火,点燃在心窝,在每一夜晚来临的时候会温暖你的寂寞……”这是她最爱听的一首歌,总觉得内心最无助的时候,就在自己心中点燃一点虚无的灯火,温暖自己。

在别人看来,她是幸福的。她是一个五星级酒店的老总,事业有成,儿女双全。儿子出国留学,女儿嫁入小康人家。自己虽然年近知天命的年纪,可是人前风光,也不是大多数人能比的。

自己这些年来打拼事业,那个原地踏步的丈夫不但没帮上过一点忙,没搭上过一把手,而且中年肥腻却越来越明显。每天无所事事,招猫逗狗,养蛐蛐,养鸟,那天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条小蛇。在她的强烈反抗下,才处理掉。

她每天接触的是商界精英,谈的是经营、赚钱,而老公每天就是在家跟那些动物相守。最多就是去公园里跟一帮老头老太太闲聊,那个鸟笼被他挂在树枝上,他一副胸无大志,心满意足的样子。回来跟她说的也是张家的儿子离婚了,李家的女儿当了人家的小三……

想想这些,谭会莲轻轻叹了一口气。她又要了一杯红酒,慢慢喝下。

暧昧的氛围,最容易招惹内心的忧伤。她不知不觉,已喝下不少酒。

她凭着一点清醒,给司机王志宇打去了电话。让他来酒吧接她。

王志宇是她年前刚刚聘来的司机。他二十六、七岁,健硕、帅气。比她儿子刚好大一岁。

王志宇风风火火地赶来。

他帮她结完帐,几乎半抱着把她拖到了车里。

“谭总,去哪儿?”王志宇问。

“欢乐苑!”这是她自己的另一个住处。是一个小区的单元楼。以前她跟老公闹了别扭,就一个人住在这里。

开门,进屋。

王志宇帮她换了拖鞋,又扶她进了卧室。

他熟练地打开冰箱,找到一瓶酸梅粉,下厨给她煮了一碗酸梅汤。放上几粒冰糖,端到她的床前。

“谭总,喝点酸梅汤吧,醒醒酒。要不会很难受的。”

谭会莲坐起来,半眯着眼,王志宇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。她顺从地喝了几口王志宇用小勺喂过来的汤水。或许还有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一点年轻的气息,竟然让她很享受这样的氛围。谭会莲觉得好受了一点。

王志宇把碗放在床头的小柜子上。打算把谭会莲放平,让她躺好。

谭会莲双手勾住王志宇的脖子,慢慢躺下。她躺下以后,并没有撒开那双勾住他的双手。她似乎舍不得这一刻的温柔,她恍然有种年轻时候,在田野里躺在绿草和小花丛中一样的感觉。

王志宇想掰开她的手,谭会莲顺势用双腿圈住了他,她知道自己不对,可是,情不自禁地就是想放纵。

谭会莲虽然四十多岁,但保养得很好,皮肤光洁,又加上喝了红酒,脸上更染上了两朵红晕,在温柔的桔色灯光里,竟然有了几丝妩媚。

王志宇谈过两次恋爱,男女之间的事也有过经历。

他只觉得身体有了某种冲动,心在狂跳。他迫不急待地褪去了衣裤……

3

早上一觉醒来。

谭会莲看到身旁的王志宇,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,照在王志宇那健硕的身躯上,仿佛是大卫的雕塑作品——米开朗基罗。还有那张棱角分明的脸。她爱抚地摸了一下。

他醒了。定一下神,他忽然拉过被子盖住了身子。

“谭总,不好意思。”

“没事,志宇。我很喜欢。谢谢你让我度过这么一个美好的夜晚。”

王志宇赶紧起身洗漱,并说了一声“我去买早点。”谭会莲也意犹未尽的起身。她洗漱完毕以后,王志宇已经从外面买回了她爱吃的豆浆油条。

这次以后,谭会莲跟王志宇的感觉有了不同。

因为对丈夫的腻烦,因为王志宇的年轻旺盛,谭会莲竟然像刚刚谈恋爱的小姑娘一样,盼着日落西山,盼着跟王志宇相守的时光。

此时的欲望和满足,对于她来说是最幸福的。

可是毕竟她是有婚姻的人。她不能总不回家,因此她跟王志宇的见面也是隔三岔五的。王志宇似乎在她身上也很卖力,每次都让她欲仙欲死。她爱极了这种感觉,也爱极了这个朝阳一样的小伙子。

偎依在他的怀里,享受着他的温情,透支着生活给予她的暖意。谭会莲有的时候也有些自责,但就是这种怦然心动,让她飞蛾投火一般欲罢不能。就像口开舌燥的人明知水里有毒却还要喝一样。

有的时候,她又觉得她对王志宇的爱是盲目的,越是盲目的爱,就越顽强,越不可思议。

王志宇要买房子,她眼睛不眨一下,30万打过去。

王志宇说妈妈病了,需要钱,她把一张10万的银行卡交给他。

“你爱我吗?”她像一个小女孩一样天真地问。

“爱。”

“那你将来会娶我吗?”

“会的。”

“你家里人不同意怎么办?”

“我会做我妈的思想工作的。”

……

谭会莲沉浸在王志宇的温柔乡里。她忽然感觉风好暖、天好蓝。

4

谭会莲已经不再满足于跟王志宇偷偷摸摸了。她想要跟丈夫离婚,表明一下自己爱王志宇的决心。然后拿着那个离婚的小本本,去找王志宇表明自己的义无反顾。

“陈福庆,咱们离婚吧。”谭会莲说。

陈福庆正给小狗梳理身上的毛,听到谭会莲这么说,他停住手,抬眼看向谭会莲。

“老婆,你说什么呢?咱们都是20多年的夫妻了。这是为什么呢?”

“我觉得咱们没有共同语言了。跟你生活在一起,就是一种折磨。”

“那你跟谁在一起是幸福?你说,是不是你那个年轻的司机?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我怎么会不知道?你当我是傻子啊?那天我正在附近散步,刚好看到你的车子停在咱家门口,你下车以后,司机也下车了。他抱了抱你,你才恋恋不舍地离开。”陈福庆说。

“是又怎么了?你为什么当时不走过去质问我?”

“老婆,我知道这些年你为这个家不容易。你在外面有点事,只要不跟我离婚就行。过去的事我不追究,咱们以后好好过日子不行吗?”

“不行,咱们实在过不到一起了。”谭会莲说。

陈福庆好像下了什么决心一样,他说:“这样吧,咱们3个一起吃个饭,当面讲清楚。如果那个王志宇答应会娶你,并写下保证书,我就跟你离婚。你看怎么样?”陈福庆说。

“既然你这样说,那好吧。晚下咱们聚缘西餐厅见。”陈会莲很笃定地意味深长地笑笑。

晚上,聚缘西餐厅。三个人坐在餐厅的小桌旁。

谭会莲右手托住高脚杯,慢慢很小幅度地把玩着,看着里面红色的液体随着手腕的轻轻转动,液体在杯里呈现出不同的形状。

陈福庆坐在一侧,王志宇坐在谭会莲旁边。

还是陈福庆开门见山打破了尴尬局面。

“你们的事,我已经知道了。会莲要跟我离婚,小王,你说,如果我们离了婚,你会娶她吗?”

只见王志宇低下了头,他性感的双唇紧紧抿着。

谭会莲用腿轻轻碰了碰他。

王志宇好像下了决心一样,对着谭会莲说:“对不起,谭总,我不会娶你的。”

“你个没良心的东西!你说过要娶我的!你说过的!”谭会莲顺势用拳头锤打着王志宇。

王志宇只是一个劲地道歉,对不起,对不起。

“为什么?你告诉我。”谭会莲有点歇斯底理。引得旁人诧异的目光,像射灯一样扫视过来。

“谭总,我想过,你毕竟比我大23岁。社会舆论、家庭阻碍,这些关我哪个都过不了。”王志宇说。看不清他墨镜后面是怎样一种眼神。从他一进来就没摘下墨镜,或许谭会莲就应该知道,这个男人的内心,不愿意向眼前的两个人敞开。

“那你为什么要我的钱?”

“对不起谭总,钱我会慢慢还你的。这是你的车钥匙,我明天正式打辞职报告给你。我走了。再见。”王志宇说完就走。

“老婆,你看到了吧?这个王志宇就是图你的钱。咱们不要离婚了,还是好好一起过吧。过去的事,我既往不咎。好不好?”陈福庆垂头丧气地说。

“不好,陈福庆,没有王志宇,我也不会跟你过下去了。我们两个现在讲话,就如同鸡同鸭讲,生活完全没在一个频道上。我求求你,放过我,好吗?”

一方走得太远,而另一个一直原地踏步。

两个人,没有相濡以沫,没有肝胆相照,没有荣辱与共。那只能是渐行渐远,走着走着就散了。

来源: www.ycdc365.com